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社区·评论·问卷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75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吕秀莲提统一方案:将“一个中国”改为“一个中华”

新闻来源: 四海军情/纽约时报 于2023-03-20 7:52:4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国台办号召与岛内的有识之士开展协商后,许多关于两岸统一的方案不断涌现,其中不乏一些不顾大局、异想天开的言论,这些说法都有一个共同的弊病,那就是忘却了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的前提。

近日,台湾地区前副领导人吕秀莲在一场论坛上声称,台湾不仅要处理好与大陆的关系,也要处理好与美国的关系,提出日本、韩国、菲律宾和台湾地区,可以建立一个“民主太平洋联盟”,用“统合”的概念和“柔性力量”解决台湾问题。



吕秀莲还呼吁大陆,将“一个中国”改为“一个中华”,将“两岸统一”改为“两岸统合”,声称台湾可以像新加坡一样,变成一个“中立国家”,称台湾可以承认是“一个中华”的一部分,给大陆“留面子”,吕秀莲还支持与大陆对话,认为沟通可以化解分歧。

吕秀莲的主张是台当局“两国论”的翻版,所谓的“一个中华”概念在《国际法》上并不合法,也不符合国际社会的共识,实质上还是企图将台湾作为一个“国家”,实现与大陆的“对等”,这并不是真正的两岸统一,也不具有任何的操作性,吕秀莲所谓的支持与大陆沟通对话,背后暴露的是对大陆“武统”的畏惧。



去年8月份佩洛西窜台后,解放军在台岛周边举行“围台”军演,对岛内的“台独”势力形成了有力震慑,吕秀莲数次呼吁蔡英文避战求和,避免将台湾变为坟场,在今年大陆明确期望和平统一,号召两岸开展协商交流后,岛内部分人士感知到了两岸关系的回暖,并有心试探大陆底线,吕秀莲也话风突变,频频在两岸关系上释放错误言论。

3月19日,吕秀莲公开发表演说,称“九二共识”是“历史枷锁”,是一个“没有共识的共识”,不应该让下一位台湾地区领导人接受,她还声称台湾是一个“民主国家”,应勇敢地向美国表达自己的意见等,结合当下吕秀莲所谓“一个中华”和“两岸统合”的主张,可以看出其“台独”之心仍没有改变。



在台湾问题上,秦刚在记者会上已经亮明立场,强调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大陆将尽最大努力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同时保留一切采取必要措施的选项,国防部也同时发声,表示反“独”促统,台湾当归,解放军将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对大陆的态度,岛内各方不应有任何的错误解读,也不应有丝毫的试探。

目前,两岸的交流正在变得日益频繁,在洪秀柱、夏立言赴陆后,马英九也将来陆参访,为下步岛内工商团体的来陆交流做出了表率,在大陆解禁部分台湾农渔产品后,两岸的经贸往来也在恢复繁荣,同时,台当局的“台独”政策被越来越多的岛内同胞抵制,民进党很大可能退出政治舞台,这一切都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创造了必要条件。



台湾地区当前的经济形势并不乐观,安全环境也有待改善,实现国家统一是最好的出路,所谓的“一个中华”概念是异想天开,对台湾的发展没有丝毫益处,对台湾而言,在民族复兴伟大进程中,既不能缺席,也不应缺席。

纽约时报:“一个中华”能解决台湾的困境吗?

台湾台北——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三个月后,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向记者提了一个极不受欢迎的想法。她说,中国大陆和台湾应该形成一个经济融合的共同体,就像欧盟一样,但在政治上保持独立。她称之为“一个中华”(One Zhonghua)——“中华”一词意指文化、民族或文学意义上的“中国”,但有别于政治意义上的“中国”。这种说法是对中共主张的一种视而不见,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个中华”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几十年来,海峡两岸的学者、社论和低级别官员一直鼓吹,建立共同体或由独立的中华诸国建立联邦是解决台湾困境的方法。但当俄罗斯军队入侵乌克兰时,这一说法再次浮现。

台湾在野党国民党副主席夏立言上个月告诉我:“台湾人民第一次意识到战争是真实存在的。”他刚刚结束对中国大陆的一次罕见且有争议的访问——这次访问旨在改善在大陆工作的台湾人的生活境况,并结识中国负责台湾政策的新领导。他对共同体的想法持怀疑态度,但表示“任何能够维持现有生活方式并避免冲突的提议都值得探讨”。

当然,一个中华是个幻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认为台湾是一个反叛的省份,他不愿意做任何让台湾保持完好主权的事情。事实上,如果有必要,预计中国将宣布加快在必要时武力统一台湾的时间表。在海峡另一端的台湾总统蔡英文坚定地主张台湾拥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并拒绝任何带有与中国联合意味的做法。



然而,“一个中华“宣传运动却触及了台湾与中国应该保持怎样的关系这一未解之谜的核心。民意调查显示,绝大多数台湾人希望保持未声明但事实上的独立现状。但在最近的一项调查中,大约40%的人也表示他们希望与中国建立更好的经济关系,相对较少的人表示应该减少经济关系。据估计,大约有100万至200万台湾人——占该岛总人口的近10%——在大陆生活和工作。

随着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升温,许多台湾人都在问自己,怎样才能保住他们极具创新和繁荣的开放社会。他们是应该准备像乌克兰那样开战,还是应该努力敲定协议以避免冲突?台湾选民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将决定谁能赢得明年1月的台湾总统选举——以及岛上羽翼渐丰的民主会走向何方。

对于目前执政的民进党来说,避免战争的最好办法是加强与美国的关系,购买足够的武器,让中国不敢贸然入侵。这些天,外交部长吴钊燮在他办公室的显眼位置放着一面乌克兰士兵签名的乌克兰国旗,旁边是基辅市长送给他的两副拳击手套。去年12月,政府宣布将义务兵役期从四个月延长至一年。

然而,台湾不是乌克兰。在政治上,它不被联合国承认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实际上,如果台湾被封锁,这个岛屿将在大约八天内耗尽天然气。中国经济虽然面临着重大挑战,但仍比俄罗斯经济规模更大、更多样化、更具吸引力。在入侵前夕,俄罗斯军队的规模大约是乌克兰的四倍。今天,中国军队的规模是台湾的近12倍。

不管台湾人是否承认,台湾的繁荣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是通往世界最大市场的门户。在台北的一家夜店,我结识了一位迫不及待想在上海再次举办活动的演唱会主办商,他在那里赚得更多,还有一位名叫Brazy的尼日利亚裔英国女说唱歌手,她来台湾学习用普通话说唱,希望她的歌曲能在中国走红。

这些天来,一种不确定的感觉笼罩着台北。与我交谈过的人几乎都不相信台湾能够在没有美国军队直接介入的情况下经受住打击。比尔·斯坦顿是一位退休的美国外交官,他曾领导相当于美国驻台北大使馆的机构,还在天安门广场大屠杀期间在北京任职,他告诉我,他小时候曾被欺负过,因此他会为台湾挺身而出:“他们块头小,容易被欺负,”他说。“我认为我们都需要为这个小家伙挺身而出。”



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拜登总统曾四次发誓要这样做,部分原因是保卫台湾被视为保卫日本、韩国和国际航运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美国的政策一直故意含糊其辞,不明确在台湾发生危机时美国将提供什么支持。台湾社交媒体上充斥着美国人最终会抛弃他们的警告。

还有一连串涉嫌间谍的逮捕行动,其中包括一名台湾军官,据报道,他接受了贿赂,让他在收到命令后投降。

近日,曾是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幕僚的马特·波廷格在台北发表了鼓舞人心的讲话。“高昂的保家卫国的战斗意志可以成为保卫和平的一种威慑力量,”他在用普通话发表的演讲中建议道,他在演讲中引用了乌克兰的教训。“高昂意志是需要培养的。”

对民进党来说,这种高昂意志包括将贸易从中国转向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这是一个称为“南向”的政策。

在台湾利润最丰厚的电脑芯片行业,这种做法可能会奏效。但养鱼户和果园主怀疑购买该岛约42%出口产品的中国市场能否被取代。去年夏天,中国禁止进口台湾石斑鱼和莲雾,导致一些农民改变了立场。“我们当然希望台湾独立,”一位果园主对前文化部长龙应台说。“但代价是什么?”台湾官员誓言要为这些鱼找到新的市场,或者在国内消费。在台北,副外长在一场精致的午餐宴席上掀开一盘鲜美的菜,宣布:“这是我们的自由鱼!”

国民党副主席夏立言告诉我,他在最近访问中国时曾要求取消对石斑鱼的禁令。他说,中国官员表现出愿意合作的姿态,并说他们欢迎台湾渔业协会代表团几天后到访。如果中国最终解除禁令,这将支持国民党的说法——该党知道如何与中国打交道。


国民党一直主张与中国进行经济融合。该党的根源可以追溯到1949年与中国共产党的内战中失利、逃到台湾重整旗鼓的国民革命军。国民党官员最初以军事独裁的方式统治台湾,铭传大学一位教授告诉我,他们非常执着于反攻大陆的梦想,以至于往往禁止现役士兵结婚,因为担心他们会分心。台湾最接近“一个中华”的时候,是在2008年至2016年国民党总统马英九执政期间。当时他与中国大陆签署了大量协议,包括一项亲密友好的贸易协议,允许许多台湾商品以低关税在中国大陆销售,而中国大陆却没有对等的准入待遇。这项协议目前仍然有效,而且被视为对今天的台湾经济至关重要。

但第二项侧重于服务业的贸易协定有些过分了。由于担心台湾与中国大陆走得太近,“太阳花运动”的抗议者在2014年占领了立法院大楼,并推动了两年后国民党被赶下台。

民进党在2016年大选中获胜后宣布了一些改变,强调了台湾人身份的独立性,缩小了护照上“中华民国”字样的大小,同时让“台湾”更加突出。台北国立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主任游清鑫说,认为自己是台湾人的人数从1992年的17.6%增长到2022年的60.8%。

年轻的活动人士对吕秀莲兜售“一个中华”感到失望。她曾因试图将民主带到台湾在独裁统治下入狱五年。

“吕秀莲的提议实际上已经非常过时了,”曾是抗议活动领导人的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说,他现在是民进党智库新境界文教基金会董事。从2019年开始,中国对香港的镇压打消了一切疑虑,人们认为中国肯定一有机会就会废除台湾的政治制度。

“中国民族主义者(或他们的辩护者)能别再说什么中华吗?”台北进步主义活动的记录者丘琦欣去年8月在《破土》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以此为题。他在Twitter上表示,像吕秀莲这样现年78岁的人“该退休了”。

然而,对于台湾的老一辈人来说,身为中国人的观念仍然拥有深厚的文化力量。前文化部长龙应台告诉我,自从中国在公元前221年统一以来,在中国,很多人都抱有这样的想法,即中国人应该在同一个统治者治下团结共处。

那些试图脱离皇帝的人从来不能长久。“在有记载的几千年历史中,台湾是中国人的第一个开放社会,”她告诉我。“这是个奇迹。我们如何生存下去,这将是另一个奇迹。”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2)
7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