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社区·评论·问卷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8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马来西亚的百年种族恩怨,都是大英埋下的祸?(组图)

新闻来源: 乌鸦校尉 于2022-11-25 22:15:2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大家好,我是乌鸦。

马来西亚大选近日结束。这次选举受到了格外的关注,因为其选情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局面——这个东南亚重要国家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悬峙议会。

赢下82席的希望联盟(希盟)成为最大的政党联盟,希盟中的华人政党民主行动党则以40个席位成为希盟第一大党。但希盟中的领头羊,首相候选人安华所在的公正党却在马来人选区遭遇大败,希盟于是成为了一个未得到主体民族支持的执政联盟,隐患颇多。



另外一边的国民联盟(国盟)拿下79席,其中的伊斯兰党豪取45席,堪称本次选举最大赢家。而以巫来由人统一组织(巫统)为核心、曾长期执政的国民阵线(国阵)只拿到30个席位,国阵中的华人政党马来西亚华人公会(马华)则只拿到一个国席,再次沦为笑柄。但国阵输得妈都不认识的同时,却意外成为了造王者,说明大马政治已然是混乱不堪。

最终,曾经缠斗数十年的希盟与国阵联合组阁,昔日曾恶整希盟领袖安华的巫统,让安华成为了马来西亚首相。真得说一句,政治就是妥协的艺术啊。



1

当然,大多数人恐怕并不熟悉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这一串党派和政党联盟的名字,直得把人看晕了……乌鸦在这里一个个讲,先说说这个曾长期垄断大马政权的国民阵线(国阵)。

马来西亚种族十分多元,人口较多的有主体民族马来人、最大少数族裔华人、更少数的印度人,以及东马来西亚的沙巴与砂拉越人。而大马的政党格局,是高度绑定种族的。

这个国阵中就有马来人政党巫来由人统一组织(巫统、也称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华人政党马来西亚华人公会(马华)、印度人政党马来西亚印度国民大会党(国大党)、沙巴人政党沙巴人民团结党(沙民团党)。

而对应的,与国阵长期分庭抗礼的希盟中,则有基于马来人社区的人民公正党、华人基础的政党民主行动党(火箭)、沙巴民族主义政党神山前进统一机构(沙民统)。

总之,马来西亚政坛就是在不同种族中有对应的种族基础政党,它们又跨种族寻找其他民族的族基政党组成联盟,因此,基本每个政党联盟中都有不同的族基政党。



马来西亚候任首相安华


每次选举,各个族基政党分别在本民族占多数的地区竞选,比如,华人选区就是马华与火箭派人竞选,马来人选区则是巫统与公正党争夺,最终比拼总数则看马华+巫统VS火箭+公正党……

一个国家有许多政党不奇怪,形成政党联盟也不奇怪,国家拥有许多种族更不奇怪,但不同种族各有多个族基政党,又在此基础上组成多个跨种族政党联盟,那还真是挺罕见的……

须知,马来西亚国会采取的是与英国、美国一样的小选区,这种选举方式其实非常容易形成两党制。比如在美国,无论白人、华人、拉丁人、意大利人、土耳其人、黑人,都可以分别站在民主党与共和党的旗帜下,马来西亚却诞生了六大政党联盟,70多个政党,不可谓不奇葩。

马来西亚如此这么奇葩的政治状况,源于各个种族之间,尤其是主体民族马来人与最大少数民族华人之间的严重隔阂……



在英国人殖民马来亚期间,殖民统治者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商业归于华人移民商人,基层统治则依靠土著马来人。在合作上面,也分别与各民族上层进行勾兑,让各个民族的领袖统率本民族。

这种统治方式,自然会造成各民族之间互不信任,尤其是马来人与华人。由于华人买办垄断了商业利益,造成马来人群体对华人十分仇视,而在英国人逐步撤出,给予马来亚殖民地自治的过程中,则将政治权力逐步移交给了马来人,华人的日子开始难过。

20世纪上半叶是属于反抗者的,共产主义思想传遍全球。受到英国殖民者、华人买办、马来民族主义者三重压迫的马来华人自然不会认命,中国的革命热浪也同时影响着马来华人社会。

马来亚共产党在1930年诞生,这个以华人为主的政党奋起抗争,与统治者进行了殊死搏斗。



在日本侵略东南亚期间,马共成立马来亚人民抗日军,在日军后方展开游击战,成为日据时期的抗日主力之一。马共采取联英抗日政策,马共领导的人民抗日军发展到1万多人,并控制了马来亚一半土地。

1945年日本投降后,马共开始转为进行反殖民活动,进行罢工,罢课,成为了英帝的心腹大患。

为了在华人中与马共争夺支持,英帝则让华人买办牵头,在1947年成立了马来亚华人公会,也就是今日马华的前身。



当时的全世界的华人社区,要么是共产党,要么就是国民党,游击队和反抗者在共产党的旗帜下,这个买办政党马华自然就是国民党的势力。

马华的不少高层本人就曾是国民党党员,比如梁宇皋曾是国民党少将,李孝式曾是国民党陆军上校,林苍佑在1952年加入马华,他曾当过陈诚的私人医生。

如果抬头看看马华的党旗,这不就是青天白日的变色版吗……于是,左右翼华人在殖民者的操纵下分裂开来。



在1948年,英国人将马共宣布为叛乱组织,进行镇压。马共也予以反击,进入游击战争状态。

因为马共多是华人,传统上又与中共联系紧密,故马共很难得到马来人信任。英国人也利用这一点,对马共的游击战进行污蔑性宣传,好像马共是在对马来人进行种族仇杀一样。马来人对马共的恐惧日益加深。买办政党马华则在华人社区中给英帝打配合,切断马共的支援。

马来人多为穆斯林,英国人就针对这一点,放大马共的反宗教情节。其实马共对于伊斯兰教并没有极端的措施,可英国人针对性的抹黑宣传,让马来人恐惧马共会消灭伊斯兰信仰。



终于,在反动势力的联合绞杀下,马共逐渐式微。但英国人多年的抹黑宣传,以及分而治之的传统,造成华人与马来人之间的仇恨越来越深。

2

1957年,英国人彻底离开,马来西亚独立建国。通过宪法第153条,独立的马来西亚确立了马来人的原住民特权地位,马来人拥有在政府、股权、教育领域中的配额优势。华人作为最大少数族裔处于被排挤的地位。

前面说到了,华人高层在殖民时代拥有商业特权,引起马来人仇视。华人恐惧被打压,而马来人认为自己一直被有钱的华人踩在脚下,现在也该翻身了。

其实,这种所谓“种族对立”背后,实是赤裸裸的阶级矛盾。试想,一个马来人穷人与华人穷人之间,本不应对立。可这种阶级矛盾,却被英帝和部分马来民族主义者转化,成为了华人与马来人两个种族间的矛盾。



马来西亚并不是没有机会扭转这种畸形的种族政治。

就在马来西亚独立的当天,作为马来左翼人士代表的马来亚人民党以及作为华人左翼人士代表的马来亚劳工党决定共组马来亚人民社会主义阵线(社阵)。

尽管共产党的起义被镇压,但走议会路线的左派还是组成了跨越马来人与华人界限的阶级政党。

1959年马来亚大选,社阵在雪兰莪、柔佛和槟城夺下8席,并在所参选的选区中总共获得了34.6%的选票。社阵在全国获得了13%的选票,成为了国会第三大党。



1961年地方选举中,社阵在槟城乔治市的14席中夺下13席。在由前农业部长阿都亚兹领导的国民议会党加入社阵之后,社阵进一步壮大。

强势崛起的社阵将阶级话语摆在了种族政治之前,在大马政坛吹起了新风。

然而,继承英帝的巫统也是依靠分而治之的方式管理马来西亚,他们也要利用马来人与华人的矛盾,转阶级矛盾为种族冲突继而统治国家。社阵明言阶级矛盾的斗争策略,让巫统极为恐慌,他们不可能允许社阵的存在。



1963年,巫统政府动用《内部安全法令》,越过一切法律程序,大肆逮捕社阵领袖,镇压左翼反对派人士。

被捕人士包括布斯达曼(马来亚人民党主席)、依萨莫哈末(马来亚劳工党主席)、阿都亚兹(马来人觉醒力量运动主席)、拿督Kampo Radjo(后来的马来亚劳工党主席)、陈凯希等一百多人。

在这种无视法律、蛮不讲理的镇压之下,1964年马来西亚大选,社阵失去了原有的6个席位,仅保留2席。其中的马来亚人民党和国民议会党无法取得任何议席,而马来亚劳工党也丢失了大量席位。

1965年马来亚人民党决定退出社阵。不久后,国民议会党停止活动。作为社阵仅存的成员党,马来亚劳工党在1966年1月10日决定放弃社阵,恢复使用原本的选举标志。



将阶级摆在种族之上,在马来西亚就是这么难。

3


李光耀曾带领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他所倡导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也是马来西亚弥合种族矛盾,建立超种族国族认同的一个契机。但是,巫统同样不愿意接受这种方式。

彼时人民行动党还是社会党国际的成员,李光耀也还是一名社民主义者,认为不该用种族矛盾代替阶级问题。

“当然有一些华人是百万富翁,开大车子,住大房子。难道说让一些马来人成为富翁,拥有大车大房子就是答案吗?”



李光耀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我们欺骗人民,让人民相信他们的穷困是因为他们没有马来人特权,或是反对派反对马来人特权,我们结果会是怎么样?巫统让乡村的人民相信,他们贫穷是因为华人不会说马来语,政府不使用马来文,那么他就期待‘当马来文成为唯一的国家文字’的时候,就会发生奇迹。当华人全部开始都说马来语,他的生活水平将会提高。但到时候如果没提高,你们还能说啥?”

面对这样的主张,巫统方面则祭出两招。他们先是用与印尼合并吓唬华人社会,要知道,作为东南亚邻国,印尼也是一个穆斯林国家,且执行更为严苛的伊斯兰教法,华人华社华校都被限制打压。如果两国合二为一,华人占人口比重更少,生活方式也将被彻底改变。

原来给英帝殖民者打下手的马华,现在也在给巫统当小弟,他们配合巫统的恐吓措施,表示华人社会不要刺激马来民族的情绪,不然有可能大伙儿都得当印尼人。

李光耀希望马来西亚政府可以制止马来人种族主义的宣传,但马华却要李光耀停止刺激马来人……这汉奸表现,也是没谁了。



当华人社会被印尼化这一前景吓到之后,巫统政府祭出第二招——要求新加坡脱离联邦。就这样,在1965年,李光耀不得不带新加坡独立,马来西亚华人人口比重下降,东南亚多了一个小小的华人占绝对多数的国家。

至此,马来西亚内部种族之间的矛盾彻底成为了国家政治生活的重心,一切阶级的,或者超种族的政治话语都被视为对马来人权力的挑衅,会遭到巫统的强力压制。

但试想下,华人眼见自己的利益被出卖,国家用宪法确保了马来人的特权,号称代表华人的买办政党马华只会当统治者应声虫,无论统治者是英国人还是马来人……华人能忍吗?



1969年马来西亚举行国会大选。巫统、马华、国大党组织的三大种族党联盟期望继续维持绝对多数。但是愤怒的华人选民用选票拒绝马华,将选票投给了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马来亚分部的继承者民主行动党(由于党徽上有一支火箭,大马华人将民主行动党称为火箭)。



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党徽


由马华独立出来的民政党也与民主行动党结成联盟,在华人社区对抗马华。

由于华人在城市地区拥有人口优势,火箭和民政党赢得了许多城市选区,几乎让此前顺风顺水的巫统、马华、国大党联盟丧失在议会的三分之二多数。



欢欣鼓舞的火箭和民政党于5月11日和12日在首都吉隆坡举行胜利游行,参与者用激进口号嘲弄马来人,例如“Semua Melayu kasi habis”(干掉所有的马来人)。

一些巫统的激进党员为之所触怒,举行反示威。5月13日,两派人马在街头短兵相接,最终演变成为流血大暴动。许多马来人激进分子在街头肆意攻击落单的华人民众,造成华社恐慌。

5月15日,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华人认为这次事件是马来人针对华人所展开的屠杀行为。这次血腥的种族冲突导致了多人死亡和负伤。



英国人的分而治之以及对马共的抹黑宣传,让华人与马来人本就有严重隔阂;巫统继续这种统治方式让两族之间的矛盾无法弥合;这种激烈的种族仇杀,以及随之而来的“紧急状态”政治压抑,进一步造成了族裔间的对立。

华人不会给马来人投票,马来人也不敢给华人投票,所以马来西亚只能采取族基政党制,然后由族基政党组成政党联盟,无法形成跨种族的,代表阶级、阶层利益的大政党。

而且,新加坡和印尼的存在,为华人和马来人民族主义者提供了绝佳的论据来煽动种族对立。

华人作为少数,害怕被马来人穆斯林强制改变生活方式,害怕自己像印尼华人那样被迫害;而马来人看到自己作为原住民,却做了新加坡的二等公民,自然也恐惧马来西亚变成这样。



马华凭借巫统的强势,混了多年执政党的地位,华人中的温和派也愿意投票给马华。但由于马华当了许多年汉奸,且在巫统面前没有什么地位,无法为华人争取权益,在民族主义方面更无法回应华人的诉求,火箭近年来越发强势,几乎包揽了全国所有的华人选区。

而随着火箭的崛起,马来民族主义者则将这个中间偏左的华基政党描述为共产党,吹起狗哨,唤起马来人对马共的恐惧,继而唤起马来人的投票热情。这次选举中,秉承马来人至上主义的伊斯兰党成为了国会第一大党,其实并不意外。

当两大族裔对彼此的恐惧被放大,原本各个族裔中族基政党间的竞争悬念逐渐消失,各族选民各自归票到一个族基政党,恐怕五一三仇杀的故事就要复见了……

大马的未来,实在不太妙……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半岛电视台:我们对组建新马来西亚政府的谈判了解多少? 宋效峰:马来西亚现代化进程中的政治稳定:政党制度的视角 

山东大学移民研究所:从制度视角看马来西亚华人的参政空间 

石沧金:马来西亚华人和印度人政治参与历史比较研究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1)
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华人故事】【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