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78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广州狂建方舱坚决清零 欲放又收 激起天怒人怨(组图)

新闻来源: 澎湃新闻/新快报/正观新闻/VOA 于2022-11-18 9:23:2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广东:要快速斩链 尽快实现社会面动态清零

11月18日,广东省委常委会召开会议,同时套开省新冠肺炎防控领导小组(指挥部)会议,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疫情防控的系列重要指示精神,听取省疫情防控情况汇报,研究部署下一步工作。省委书记黄坤明主持会议。

会议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指示精神,完整、准确、全面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切实担负起防控责任,推动力量再加强、工作再提速、措施再落实,尽快把疫情控制住。要保持战略定力,坚定不移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坚定不移坚持“外防输入、内防反弹”总策略,坚定不移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落实好第九版防控方案和二十条优化措施,确保不动摇、不走样。要强化大局意识,从全局高度深刻认识肩负的责任,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硬仗,切实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要强化底线思维,清醒认识疫情防控的复杂性、艰巨性、反复性,决不能松懈松动,决不能麻痹大意,以“时时放心不下”的责任感,抓实抓细各项防控措施落实。要走好群众路线,及时回应和解决群众合理诉求,深入细致做好服务保障工作,更好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凝聚疫情防控的强大合力。

会议强调,要“点”“面”结合,集中力量把广州疫情控制住。海珠等重点区域要坚持严格管控、快检快筛,加快转运隔离,抓好分类救治,强化群众基本生活和就医需求等保障,全力以赴打好歼灭战;广州其他区域要乘势而上、分区施策,全面加强学校、医院、隔离点、工地等重点场所和8类特殊场所的防疫管理,防止出现新的聚集性疫情。要快速斩链,推动其他有本土疫情的地市尽快实现社会面动态清零。特别是有社会面疫情的地市要强化提级管理,科学划定风险区域,快速推进核酸检测、流调排查、转运隔离、社区管控等各项工作,尽快阻断传播链条,堵住风险漏洞。已经实现社会面清零的地市要抓紧推进攻坚收尾,巩固好来之不易的防控成果。

会议强调,要因应新形势新要求,把落实二十条优化措施与实施第九版防控方案结合起来,织密筑牢常态化疫情防护网。要落实风险岗位重点人员核酸检测要求,科学合理设置核酸采样点,满足群众日常检测需求,实现“早发现”“早报告”。要严格执行“落地检”,推动防控关口前移。要加强基础能力建设,全面落实核酸检测、流调溯源、转运隔离、医疗救治等力量和资源储备要求,抓紧推进、加快建设,为常态化疫情防控提供有力支撑。要构建群防群控、群策群力严密防线,把防控措施和责任落实到每个行业、每个企业、每个单元、每个人,筑起疫情防控的铜墙铁壁。要持续落实“外防输入”措施,紧盯航空、陆路、水运口岸和人物环境同防“四个方向”,强化入境人员“全流程”闭环管理,加强粤港澳联防联控,严防疫情输入风险。要优化统筹调度,打造更加严密高效的指挥体系、力量体系、保障体系。

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

风雨欲来广州狂建方舱床位,欲放又收清零激起天怒人怨


资料照:中国广东广州的工人在琶洲国际会展中心为新冠疫情修建方舱。(2022年4月10日)

华盛顿 — 在中国抗疫逐步放宽的同时,感染数字也在快速增加。中国南方经济重镇广州再次进入紧急状态,抓紧扩建临时医院和隔离设施以备疫情进一步恶化。

广州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言人王宝森周四(11月17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当前广州市疫情形势仍然十分严峻”,市政府正在加快方舱医院、隔离场所的建设,推动应急力量储备尽快投入使用。

王宝森说,截止到周四,全市规划建设方舱医院床位和隔离板房床位24.6407万个,其中方舱床位11.4392万个,隔离板房床位13.2015万个。目前已经交付方舱床位近四万个。

据中国官方周四公布的疫情数据,全国新增病例23,276例(包括有症状病例2388例和无症状病例20,888例),再次保持在两万例以上这个近期最高水平。

其中广东独占鳌头,占有9832例。而这9832例中有9675例都发生在广州。目前广州的疫情严重程度已经达到上海今年四月封城时的水平。广州当局筹备的床位数目也接近上海当时的水平。上海当时的方舱医院床位是三十万个。

中共二十大上个月结束后当局不断放风说抗疫措施即将放宽,前不久还推出了软化清零政策的“二十条措施”,并在石家庄、广州等多个地方展开试点。甚至有传言说,中国全境将在12月1日实施完全放开。

但就在此时,全国多地的新增感染病例出现暴涨。目前疫情最突出的城市包括广州、重庆、郑州、北京、呼和浩特等。那里的当局在放开和严控之间徘徊,民众在期盼和忍耐之间煎熬。

长期的封控和无休止的核酸检测给居民们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导致各种反抗和骚乱不断发生。周一(11月14日)晚上,广州发生骚乱。据纽约时报报道,接受电话采访的四名餐馆和店铺老板说,大批民众走上了桥南新街的街头,抗议缺乏食物和日用品,那里的居民已被封在家中三周了。

抗议者拆除了架设在小区外的围栏和路障。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一辆警车被推翻,食品供应被抢光,居民与卫生官员发生争执。

在疫情严重的郑州市,周二(11月15日)一名四个月的女婴因无法得到医疗救治而死亡。这个事件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激起了民众对清零政策的强烈愤怒。

在此之前,苹果手机制造商富士康数万员工因不满当局的抗疫做法而群体逃离厂区,踏上了徒步回家之路。这个事件震动了整个中国和世界。

观察人士指出,由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一手制定的清零抗疫总方针显然已经走到天怒人怨、山穷水尽的地步,改变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据南华早报报道,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凯文(Kevin Rudd)近日在新加坡的一个经济论坛上预测,中国当局将在2023年年中对清零政策作出重大调整。他认为,有可能会仿照“香港模式”,逐步放开。

报道引用陆凯文的话说,中国的经济已经受到太长时间的压抑,“(放开)将会对国内需求产生巨大影响”。

广州海珠:高风险区域内疫情上升势头仍未现拐点

11月18日17时,广州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市卫生健康委、越秀区、海珠区、广州越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建筑集团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同志通报广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关情况。



广州市卫健委:

海珠高风险区域内疫情上升势头仍未现拐点

发布会上,市卫健委副主任张屹通报相关情况。张屹提到,11月17日0至24时,广州市新增9244例新冠病毒本土感染者,社会面发现16例,其余在隔离观察、高风险区筛查或闭环管理重点人员检测中发现。新增感染者中无症状8989例,其余255例为轻型病例,无重型、危重型患者。

17日海珠区新增9008例,新增感染者仍高度集中在凤阳街康鹭、南洲街大塘、华洲街龙潭高风险区,高风险区域内疫情上升势头仍未出现拐点。越秀区矿泉街聚集性疫情仍处于发展中。番禺区疫情持续向好,区内大部分临时管控区已解封。



跨区域流动人员

凭48小时核酸阴性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张屹提醒,明后两天是周末,鉴于当前全市严峻的疫情形势,倡导广大市民朋友继续在周末践行简约生活,减少不必要的聚集,坚持做好个人防护,配合辖区防控措施,齐心协力,共同抗疫。

她还提到,按照昨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要求,跨区域流动人员凭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乘坐飞机、高铁等公共交通工具。请外地来(返)穗人员提前向目的地社区报备,在机场、火车站等交通站场配合做好“落地检”工作。

越秀区矿泉街出现聚集性疫情

9个社区实行临时管控

发布会上,越秀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郭环说,近几日,矿泉街出现聚集性疫情,市民对此较为关注。

根据通报,越秀区对矿泉街所属沙涌南片区(沙涌南社区)、瑶台片区(瑶池社区、瑶台社区、瑶华社区)、王圣堂片区(王圣堂社区、兴隆社区)、三机片区(机务段社区、机山巷社区、机新社区)等9个社区,实行临时管控,划分小网格,对风险较高的网格实施“足不出户,上门服务”,500名医护人员上门测核酸;对其他网格实施“人不出网格小区,分时段错峰取物”管理措施,分时段分楼栋核酸检测。

“为及时阻断疫情传播风险,请管控区内居民朋友积极配合核酸检测。”她表示,关于大家关心的越秀区社会面防控措施是否调整的问题,会根据疫情防控需要,及时研判、动态调整,请大家密切留意官方发布。



海珠区线上教学已有4周

超2万名教师保障教学质量

发布会上,海珠区副区长张永良说,自10月24日起,海珠区118所中小学14.3万中小学生暂停返校,148所幼儿园4.8万名孩子暂停返园。“至今,线上教学已开展4周时间,全区近2.1万名教师辛勤耕耘,细致周到组织线上教学,全力保障教学质量。”



首先是制定“四个一”线上教学指引,即制定一份线上教学的方案、发布一条给家长和学生的温馨提示、用好一个广州共享课堂托底保障、落实一个不漏的关爱服务措施。

张永良说,该区合理设计教学环节,也时刻关注孩子们的心理状态。具体体现为,每节线上课程讲授时间控制在20分钟以内,运用“连麦对话”“文字互动”“课堂投票”等功能。开展全员家访,就学生每天的生活状况、网课表现、作业完成等情况,及时与家长沟通交流。

广州建筑集团:

完成和在建隔离板房床位超5万张

发布会上,广州市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玉贵介绍了该集团的承建防疫应急工程,包括方舱医院床位和隔离板房床位两大类。

一是隔离板房床位。截至11月18日,该集团完成和在建隔离板房床位共计53055张,已交付使用床位31029张:其中国际健康驿站5000张、朱村隔离点3850张、人才公寓隔离点6494张、火车南站隔离点8058张。

刘玉贵说,建成的隔离板房床位基本实现了无线网络全覆盖,配备了独立的卫生间浴室、床桌椅等基本家具和热水器电风扇等电器以及必备的生活日用品,投入运营后安排有24小时运营维保团队,能够满足隔离人员基本生活需求。

二是方舱医院板房床位。该集团推进花都、番禺、白云等区4个方舱医院床位建设任务,总占地面积约20万平方米、总床位23528张,其中番禺区床位12000张、白云区床位6528张、花都区床位5000张;方舱医院床位将会配备基本的家具、电器、生活用品,提供24小时生活、医疗保障服务。

他说:“我们将全力以赴为隔离人员提供更好的居住治疗环境。”



广州越秀集团近2万人次支援疫情防控一线

发布会上,广州越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总经理江颖介绍了支援疫情防控的有关情况。

自10月22日以来,该集团累计派出近2万人次支援海珠、白云、花都、天河等区的疫情防控一线;先后向市转运隔离专班提供了2006间隔离酒店房间;向抗疫一线捐赠了共约500万元的防疫物资和食品。

江颖提到,随着近期疫情形势的变化,他们进一步加大支援工作力度,自11月7日起,先后增派4批次共约800名党员职工志愿者前往海珠、白云风险区域,其中有530名志愿者派往支援海珠高风险区域。



握手楼里 被封控的26天

10月23日早上9点,杨佳和丈夫跟往常一样,从康乐村的出租屋出发,穿过一条街,去制衣厂上班。她在制衣厂负责踩平车,缝纫棉袄线和拉链。

经过一个核酸检测点时,她感到奇怪,往常早上只有两三人排队的检测点,一窝蜂地排了30多个人。由于所在的制衣厂不检查核酸码,她没多想就离开了。

直到6点吃晚饭时,杨佳从工友口中得知,当天距离他们一公里多的赤岗街客村发现了一例阳性感染者。

根据广州市海珠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布的通报,10月23日,海珠区在发热门诊主动就诊人员中发现1名核酸检测阳性人员,又在区域扩大范围核酸筛查中,发现5份混管样本核酸检测结果异常。

杨佳发现,自己的核酸码被赋了黄码,关联场所显示为距离工厂几百米远的康乐村康龙大街。她看到街道上的核酸检测站点数量也在增多,每隔两三百米就有一个核酸点,排队的人一眼望不到尽头。吃完晚饭,她和丈夫赶紧过去排队。核酸点旁边的公告栏上写着:康鹭片区即日起凭24小时内核酸进入,人员只进不出。

康鹭片区包括康乐村、鹭江村两个城中村,占地约一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超过10万人,辖内有制衣厂、仓储企业5200多家,聚集了超过30万制衣行业从业者,95%以上是外来人口,大部分人来自湖北,背靠全国最大的纺织品交易市场“中大布匹市场”,对面是中山大学南校区。

城中村由密密麻麻的握手楼(注:即伸手出去可以跟对面楼握到手的房屋)组成,为了满足大量纺织从业者的居住需求,握手楼的房屋被隔断成多个十几平方米的单间,城中村常有的卫生环境较差、空气不流通、下水道老化等问题,这里一样存在。

自10月23日广州海珠区首例感染者出现后,疫情在区内康乐村、鹭江村等多个城中村蔓延。11月15日,广州市新增6296例新冠病毒本土感染者,海珠区新增感染者6060例,仍主要集中在凤阳街康鹭片区。

为了有效解决辖区的消防安全隐患、环境卫生、疫情消杀等问题,11月13日,海珠区凤阳街凤和经联社发布告知书:对康鹭片区开展一个月的综合治理,请全体居民暂时返乡或投靠亲友。



2022年11月13日,广州,海珠区一社区的健身场所被围挡起来。 人民视觉 图

防疫升级

杨佳和丈夫排了一个多小时队才做完核酸,回到制衣厂照常赶工到凌晨。他们的老家在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的农村,高中没毕业就跟着亲戚到康乐村学做服装。目前,他们是厂子里的平车长工,每天从早上9点干到凌晨,两人一天能做30多件棉袄,一件挣17块钱。

10月24日凌晨下班的时候,制衣厂老板通知他们,根据海珠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通告要求,工厂停工三天。凌晨,是康乐村纺织工人的下班高峰期,握手楼之间不足一米宽的巷子里挤满了人,家家户户都亮着灯,照得巷子里灯火通明,杨佳觉得人比往常还要多。

从工厂走到她和丈夫租住的单间只要15分钟,会经过巷子里的一个菜市场,她发现很多人都在买东西,但菜和肉基本已经抢光了。当时对于疫情,杨佳不感到担心,因为自从2020年疫情以来,康乐村还没有出现过一例阳性。但停工的三天,没有工厂管饭,她和丈夫又都不太会做饭,就去零食店买了一点面包、酸奶和牛奶。“看到大家都在买,我也想着买一点。”

周强的老家在湖北荆州公安县,经历过两年前的疫情,他的忧患意识更强。10月24日早上,他看到许多人往菜市场方向跑,也去了菜市场。大清早,肉摊已经歇业了,也没有抢到鱼,他和妻子只抢了几颗土豆、一个洋葱和一包大白菜,他回忆,当时结账排队有两三百人。

那天早上8点,周强和妻子如往常一样去康乐村“招工一条街”的主路上找活儿,他看到路旁的家庭作坊、餐饮店都关门了,也没有见到举着黑板和拿着样衣找客户、招工人的制衣厂老板。进出城中村的路口被隔离带拦着,并加设了水马。

周强平日里在制衣厂做散工,缝T恤袖口和脚边,他和老乡打听,才得知康乐村将暂停生产经营活动三天。

接下来的几天,超市、菜市场都还运营,在康乐村内,居民可以自由活动。到10月26日,村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没有如期恢复,管控反而更加严格。杨佳发现康乐村的出入口加装了铁皮,超市、菜场不再营业。当天晚些,巷子口也被隔离带拦住,设置了卡口,有防疫工作人员把守,统一的核酸检测改在巷子里进行。

自10月26日0时起,海珠区陆续调整了部分区域(包括康鹭片区)的风险等级,高风险区域实行“足不出户、上门服务”防控措施。10月31日广州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广州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新闻发言人张屹通报,当前海珠区新发病例主要集中在江海街、赤岗街、凤阳街和南洲街等高中风险区域,与前期上述区域内部分人员流动有关。

杨佳意识到,这次疫情恐怕将持续一段时间,但当时的她对11月份复工还是抱有期待,“一年里最忙的就是3月份和年底这两个月,刚好赶上换季,挣得多一些。”菜场停业之前,她买了鸡蛋和几个西红柿、两袋挂面,由于平常不做饭,家里只有电饭煲和小的奶锅,她只好用奶锅炒菜。

11月5日0至24时,广州市新增1325例新冠病毒本土感染者,是本轮疫情以来广州首次单日新增破千例,其中海珠区新增1253例感染者,高度集中在凤阳街康鹭片区。

随着康鹭片区新增确诊病例增多,杨佳心里也越来越没有底。11月11日做核酸时,工作人员给每个人发放了一张总共10次的“核酸检测记录卡”,要求每天下楼做核酸时,拿着这张卡来登记。

卡片上写着:必须按照防控安排参加每一次检测,漏检少检不得出封控区。但等到第三天,负责核酸检测的工作人员告诉杨佳:下次不用拿卡片登记了。这也意味着,她原本以为“打卡十次”就能走出封控区的猜想落空了。

加速转运

11月5日晚上10点,张磊和妻子听到喇叭在喊,要求居民下楼排队,前往隔离点隔离。张磊老家在湖北荆州监利县农村,和妻子2009年来到康乐村,两人都是平车工人。尽管张磊不清楚这次转运的范围覆盖哪些楼栋,也不知道在转运阳性还是阴性人员,但还是拉上妻子,收拾了几件短袖、两双拖鞋就急匆匆地下楼了。

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党委书记、新闻发言人张周斌在11月3日举行的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曾表示,近期海珠区新增感染者主要集中在城中村,这些城中村由于产业高度聚集,人口密集,内部多为小街窄巷,整个区域空气流通不畅。病毒极易在区域范围内形成难以短时间内消散的气溶胶。要解决这一难题,最好的办法就是转运隔离,大幅度降低整个风险区域内的人口密度。

张磊说,那天一起排队的有几百人,“大家都是听到喇叭下来的”。他们冒着毛毛细雨随着队伍一点点往前挪动,雨越下越大,队伍长时间不再挪动,有的人等不及回家了。张磊和妻子等到了凌晨4点多。

张磊家隔壁和对面的楼栋当时都已经有了阳性,成了群里被大家议论的“阳楼”,但他不确定这些阳性感染者是否已经被转运走,也没有接到过房东、社区的通知。此外,握手楼的楼与楼间距狭小,“打开窗户感受不到距离感”,这让他觉得很不安全。

排了五六个小时后,由于没有转运车,张磊和妻子也回家了,妻子淋了雨有些着凉,咳嗽了几天才好。

张磊说,11月9日晚上8点多,他们再次听到广播,要求立即下楼,却被楼下的防疫工作人员拦住,称还没有转运到他们这里。张磊有些着急,他担心错过了这次转运,不知道下一次要等到什么时候。前一天,住张磊隔壁房间的人也被检测出阳性,张磊把这一情况告诉工作人员后,没有再被阻拦。

当晚凌晨2点,他和妻子坐上了转运的巴士车,车上19个座位都坐满了。三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位于南沙区的隔离点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南沙)医院。由于床位有限,一直到早上6点,张磊和妻子才顺利入住三人间的隔离病房。张磊回忆,有的人没有床位,又上车被拉往了其他隔离点。



11月9日,张磊和妻子坐上转运大巴,图为张磊在大巴上向窗外拍摄场景。 除特别标注外,本文图片均为 受访者供图

周强一直没有等到转运的通知,他想早点隔离,早点返乡过年。因为根据老家疫情防控的要求,高风险区外溢人员返乡,还要“7天集中隔离”。周强给老家县城的防疫部门打过电话,对方建议他先尽量不要回来,县城只有60家酒店,针对密切接触者,采取“5天集中隔离+3天居家隔离”的管理措施,回来的人多了,隔离酒店的房间不够用。

11月5日,广州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新闻发言人张屹在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表示,11月3日起,海珠区内康乐村及周边片区市民连夜转运,近三天已转运3.1万人。“广州市正面临抗疫三年以来最复杂、最严峻的疫情。”

11月5日到8日,广州连续下了四天雨。这四天夜里,杨佳睡得不踏实。半夜,她能听见很多人冒雨排队转运的嘈杂声,人们聚集在巷子里,从傍晚排队到夜里三四点钟。

杨佳称,自己所在楼栋11月11日起出现阳性感染者,对方一直没有接到转运的通知。房东称社区的回复是“等待安排”。直到11月15日上午,楼栋里最早的两户阳性感染者接到12320来电,告知转运编码,去康乐牌坊出入口排队登车。

11月15日白天,杨佳的印象里,拖着拉杆箱、带着洗漱盆经过楼下的人群“浩浩荡荡”,但到了下午5点,又有很多拖着同样行李的人从康乐牌坊方向折返。

封控在“握手楼”

截至11月15日,杨佳住的楼栋51人里,已有14人核酸检测阳性,杨佳说,大多数的感染者是同住在一起的夫妻,或上下楼层的邻居。

11月11日早上,杨佳在的握手楼出现了第一例阳性。对方得知核酸异常后,自己又做了抗原检测,显示两条杠,便在楼群里通知了房东,由房东再通知社区等待转运。

楼群里,有人询问阳性感染者的症状,对方称“只是有点口干”。她感到后怕,“每天都下楼一起做核酸、领物资,谁知道谁是阳性、谁是阴性。”

杨佳记忆里,10月26日刚开始在巷子里做核酸时,不分楼栋,只要有工作人员用喇叭喊“下来做核酸”,“呼啦啦”几百号人在狭长的巷子里排成一列,人与人的间距不超过30公分,核酸采用混管。

到了11月初,她所在的巷子才开始按照楼栋顺序下楼做核酸,有工作人员在单元楼下发放试管,为了最高效率锁定阳性的样本,采用单管核酸。

11月12日,第一个阳性病例的妻子也被感染,夫妻俩生活在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单间。此后的一两天,每天整栋楼都新增两到三例阳性病例,11月15日,这栋楼更是一天内新增了四名确诊病例。

一连三天,整栋楼从103到403全部“中招”。她所在的楼栋每层有四户隔断房,由于楼房老旧,楼上卫生间冲水,楼下能听得见声音并闻到味道。

杨佳回忆,那段时间,楼长每天在群里问:“今天有没有人核酸结果没出来的?”大家心照不宣地默认,如果前一天早上10点多做的核酸,第二天下午两点还没出结果,很可能是核酸异常了。房东也在楼栋群里提醒他们,用塑料袋把下水管道堵死,等到上厕所的时候再短暂拿开。

为了避免再次交叉感染,阳性感染者领取物资和做核酸,需要等到楼里其他人做完了,收到楼长通知后再下楼。

每天和这么多阳性病例同住一栋楼里,杨佳担心自己和丈夫一旦感染,不论是复工或回老家都会被耽搁。11月14日,她在广州12345公众号上投诉:希望我们核酸阴性的绿码能出去隔离,然后回湖北老家。杨佳老家的隔离政策是连续六天核酸阴性,可回到当地隔离。

11月15日晚,广州12345以短信形式答复她:暂未收到对管控区绿码人员相关人员转运的通知。



11月14日,杨佳向广州12345进行投诉。



11月15日晚,杨佳收到广州12345回复。

为了保持屋内通风,她给窗户开了一点缝隙,电风扇持续工作。每天做完核酸上楼,她都用酒精给手机屏幕消毒,20多天过去,酒精快用完了,11月14日,她收到了社区发放的一瓶84消毒液。

11月中旬的深夜,周强家周围几栋楼的居民,陆陆续续整栋楼被大巴车转运走了。到了晚上,隔着窗户,周强能看到对面和旁边亮灯的楼栋越来越少。11月16日之前,他所在楼栋33人中无一人感染,到11月16日当天,出现了一例阳性病例。

尽管物资紧张,刚封控管理不久时,他还匀给了老乡一斤半的油和一颗洋葱。周强说:“有的老乡平常在厂里吃饭或者外面买宵夜,家里碗都没有,(只能)用电热水壶煮泡面吃。”



11月15日,转运人群经过周强家楼下,他拍的视频截图。

出“村”回家

11月16日,周强在收拾行李,他没有接到转运的通知,只是想要做好随时离开的准备。11月15日,他也看到了楼下赶往康乐村牌坊的转运人群,但他听到下面有人喊,是阳性转运,便没有和妻子下楼。

他和妻子在这间十几平米的隔断房里租住了五年,房间里的冰箱、洗衣机、空调都是自己花钱买的,空调才买了两个月,花了两千元。现在都带不走,也无法二手转卖。

周强的父亲是一名老裁缝,用平车、缝衣服的手艺都是从小跟父亲学来的。他说,康乐村大多都是湖北人,尤其集中在28岁到35岁的这一批,“我们(上世纪)90年代一阵风似的来这扎根,他们过来了跟着我们学(手艺)。”

今年48岁的周强和妻子在康乐村的制衣厂打工已有25年。他当过学徒、做过平车工人,后来以缝T恤的袖口和脚边这道工序为生。但他已经四个多月没有找到工作了,每月900元的房租、1.5元/度的电费和5元/吨的水费,让他萌生退意。

周强解释说,缝T恤的袖口和脚边的活儿挣得多一些,按件计算,四毛钱一件,每天缝2000件,能赚800块钱,一天要干18个小时。相比之下,做平车工人,一天做40件衣服,挣400块钱,况且周强自己平车的手艺“丢了十多年”,做整件衣服,自己一天只能做10件,“那还不如不做”。

只是,制衣厂的招工大多招平车工人,缝T恤袖口和脚边的活不多。今年3月份,周强和妻子收入最高的时候,两人月进账共17000元,但到了四五月份淡季,月收入只有总共五六千元。

2010年以前,大多数时间他和妻子都在康乐村制衣厂做长工,每月月底发工资,制衣厂包吃住。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过后,国外的订单数量减少,来自非洲、东南亚市场的订单数量都在减少,康乐村纺织企业只能依靠国内市场,出现了明显的“淡旺季”之分,厂子里订单少了,做长工收入远不如打零工划算,大部分纺织工人都转做了散工,在街上揽活儿。

打零工以后,为了多接一些活儿,每年正月初八周强和妻子就从老家往回赶,抢在其他工人之前回来;在招工的主街上揽活时,他会特地跑到路口,看见有人拿样衣来招工,就主动迎上去为自己争取做工的机会。“但有的时候价钱压得太低了,我就不去了”,这也意味着没事做的时候,“一分钱都搞不到”。

周强形容,这轮疫情之前,康乐村的招工比例接近200:1,一个招工老板通常被十几个人围着问价,但如果给的工钱不划算,一天做十五六个小时都挣不上两三百块钱,也很难招到工人。

周强和妻子都没有其他手艺,身子骨比较单薄,也干不了力气活儿。去年9月份,他曾尝试做短视频自媒体,做了一个月只赚了1500元。他向记者询问剪辑短视频的方法,由于不懂剪辑,他只能做一些简单的视频分享生活。

他对年前还能开工不抱有期待,只希望能早一点出去隔离和返乡。从广州回到他们位于湖北荆州公安县村里的家,需要先从广州南站坐三个多小时高铁到湖南岳阳,从岳阳转汽车坐三个小时到公安县,再坐一个小时公交车到家。周强和妻子已经小半年没有收入,近一千元回家的交通费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11月15日,周强告诉记者,有工作人员上门让他们填写了返乡意愿表。

在工厂打工二十多年,由于经常熬夜赶工,周强患有心肌梗塞,在没有靠背的木凳上久坐十几个小时,起来时时常伸不直腰,习惯性驼背。到了夏天,制衣厂里机器都开着,没有空调,戴上防灰口罩做工,喘不过气。由于吸入大量服装布料的灰尘,周强一直有咽喉炎,说话经常咳嗽。

有时候,他会坐在顶楼的天台,和老乡吹吹牛、解解闷。他说:“今年的钱不打算赚了。反正有一段时间没赚到钱,也不在乎这两个月了。”

杨佳和丈夫还没有收到10月份的工资,因为10月24日开始工厂停工,康鹭片区封控管理,厂里做好的货发不出货,制衣厂的老板还没收到尾款。但她和丈夫在制衣厂做长工,相对稳定,对此并不是很担心。

杨佳今年29岁,自从高一辍学到虎门做过一年制衣厂的学徒后,就一直在康乐村工作,已经从事了14年纺织。今年是她第一次加工棉袄,工资相对高点,但棉袄的做工更复杂,需要缝口袋、做拉链、塞棉花等。由于找不到太多事做,她和丈夫勉强接了下来。她说,现在的工资和四五年前的工资差不多,但夜宵的价格一直在涨。

杨佳说,在她的老家,如果没考上专科、大学,大多数同龄人都会去学理发、美容、做衣服,有一门手艺傍身。做得一般的就在别人的工厂里打工,做得好就自己开小型制衣厂。她还没有想过人生的其他可能性。

11月17日,她和丈夫还在等待核酸阴性转运的通知。

根据11月17日广州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的通报消息,近日,海珠区每日新增阳性个案数仍处于高位,主要集中在高风险区和临时管控区。经综合研判,海珠区发布了《延续强化疫情防控措施的通告》,将实施时间延续至11月19日24时。全区目前已转运9.53万人。

11月17日,张磊从隔离点工作人员处获知,等明天核酸有阴性结果了,就可以和妻子离开隔离点,自主返回老家。到了老家,免费集中隔离五天,再居家隔离三天,可以自由行动。

在隔离点的一个礼拜,他觉得自己的气色逐渐变好,“这里一日三餐能保证,洗漱的用品发的也都是新的”。

唯一窘困的是,他和妻子出来隔离时,行李箱里只带了短袖、短裤和拖鞋。而老家湖北荆州的温度比广州低10多度。张磊不打算回村,如果回康乐村后再出来,他担心健康码变为红码。他打算和妻子坚持坚持,先不买衣服,回家再换上冬装。

他们的大儿子在念高中,小女儿三年级,一想到马上就回家了,张磊觉得心里踏实多了。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3)
7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华人故事】【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