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社区·评论·问卷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60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给了普京20年 俄罗斯重返巅峰了吗?现原形了(组图)

新闻来源: 人文新知社 于2022-11-11 6:41:2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当地时间11月9日,俄罗斯国防部下令俄军撤出赫尔松并向第聂伯河左岸转移。这是今年9月俄军在俄乌北线战场哈尔科夫州部分地区撤退后,又一次较大规模的撤退。

西方国家称俄军的“战略转移”是一场“大失败”,表示将继续向乌援助武器。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此前的全国电视讲话中表示:

“西方的目的是彻底孤立俄罗斯……俄罗斯将使用一切手段反击”。

普京下令扩充俄军作战部队员额,表示不会在乌克兰问题上作出妥协。



▲俄军撤离赫尔松

普京的表态强硬,可此次放弃赫尔松,再度凸显了俄军兵力不足、弹药缺乏,后方征兵不顺等诸多问题。

不断收紧的制裁枷锁,虽让欧洲人温暖的冬天没了保障,但也伤害了俄罗斯倚重的能源出口业。

上任之初,不到50岁的普京向俄罗斯人喊出: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22年过去了,除了传统强项军工等部门,俄罗斯变成资源出口型国家。石油产品常年占其出口商品总量的45%,高科技产业仅占产业规模的12%。

工业体系由于缺乏资金投入而不断萎缩,不仅难以生产大型水面舰艇,就连洗碗机这类产品大都需要进口。

从2017年起,俄罗斯经济逐步萎靡,GDP规模已跌出世界前十。普京时代的俄罗斯真的强大了吗?他描绘的国家前景,还会实现吗?



▲大国归来?

一、彼得堡来客

1996年初,一场大雪如约到达莫斯科。苏东剧变的余波仍影响着这个国家,经济低迷、一片萧条,生活的压力比寒冬更让人难熬。

大雪中,两辆黑色轿车驶入莫斯科郊区一所大庄园,一个金发男人带着小个子男人进入了主楼。

书房温暖的壁炉旁,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正在添加炭火,他回头看向二人说道:

“亲爱的丘拜斯,这就是你的那位圣彼得堡同乡吧”。



▲丘拜斯

总统办公厅主任丘拜斯立即答道:

“这是普京,曾效力克格勃。1994年他曾在圣彼得堡担任过副市长,因为地方竞选失败,他希望来莫斯科发展”。

叶利钦仔细端详着普京:

“听说你作风干练,你也知道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的生活并不美好……我需要像你这样行事果断的人来帮助我”。

普京轻轻颔首,暗影中的面庞显得更为冷峻。



▲叶利钦与普京

特工出身的普京熟练掌握飞行、伞降、射击等技能,1985年被苏联克格勃派驻东德。

1988年美国总统里根访苏时,普京化装成普通游客,负责现场警卫。



▲游客普京

被叶利钦看好的普京于1997年入职总统办公厅,一年后他被提拔为办公厅第一副主任。

得益于特工经历,1998年7月,普京受命兼任俄罗斯情报机构负责人。就职当天,普京在原克格勃大楼内发表演说,他激动地讲道:

“我终于回家了”。



▲克格勃总部

普京入主情报机构的次月,经济问题积重难返的俄罗斯爆发了经济危机。通货膨胀加剧,财政缺口近200亿美元。

普京参加了叶利钦主持的政府会议,恼怒的叶利钦用拳头狠狠地捶击桌子:

“你们不要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休克疗法……这是俄罗斯的必经之路”。

普京一言不发,他很清楚有一点造成经济危机的原因叶利钦并没有提到——“寡头”。

这帮人借着经济自由化的名义疯狂侵吞国家资产,在各个行业形成垄断,掌握了俄罗斯70%的经济活动。

仅仅几年间,寡头们就走完了老牌财团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发展之路,他们与叶利钦等人形成利益共同体,俄罗斯腐败日甚。



▲叶利钦与寡头别列佐夫斯基

普京赞同叶利钦融入西方的政策,但叶利钦一味讨好西方,出卖国家资产和技术,最终只换来一堆西方开出的空头支票。

为了走出经济危机,强硬的普里马科夫被任命为总理。他通过打击经济犯罪、加强经济干预暂时稳住了局势,叶利钦的支持度却因为经济危机跌到了谷底。

叶利钦的任期将在2000年截止且不得再次参加竞选。如果普里马科夫借此上台,他大概率会清算叶利钦来讨好选民。



▲普里马科夫

为了保证安全退场,叶利钦选中了在他身边工作了3年的普京,这个人狠话不多的中年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普京没有深厚的政治背景,上台后依然需要叶利钦的支持。很快,车臣的乱子给了普京登上前台的机会。

早在1994年,俄罗斯境内的车臣共和国就企图独立。叶利钦政府花费了55亿美元,付出了俄军伤亡2.1万人的代价,勉强压服了车臣叛军。

从1999年8月起,车臣叛军再次聚集,他们攻击俄军哨所,在莫斯科等地制造爆炸袭击。



▲被摧毁的车臣城镇

叶利钦任命强力部门出身的普京出任总理,负责镇压车臣叛军。相较于第一次车臣战争,叛军的实力大为削减,而俄军的作战经验得到积累。

在军事打击的同时,普京注重从内部分化叛军。老卡德罗夫曾是车臣叛军的领导人之一,因内部分歧而倒向俄罗斯政府。俄军一路高歌猛进的同时,老卡德罗夫也被普京扶持成车臣总统。



▲普京与老卡德罗夫

平定车臣提升了普京的威望,1999年12月31日,尚有半年任期的叶利钦突然宣布:

“我决定在本世纪的最后一天辞职……俄罗斯有了做总统的合适人选,人民寄希望于他,我不会阻碍这一进程”。

随即,叶利钦口中的合适人选普京被任命为代总统,当千禧年钟声敲响时,普京的时代来临了。



▲政权交接

二、总统的铁拳

在叶利钦的支持下,普京赢下了2000年3月的总统大选,顺利“转正”。普京决定重整山河,让21世纪的俄罗斯再展大国雄风。

叶利钦固然是普京仕途上的伯乐,但他也给普京留下了一个烂摊子,首当其冲的就是实力强大且干政日甚的寡头集团。

寡头中以别列佐夫斯基、古辛斯基等7人实力最强,他们旗下的企业垄断了俄罗斯的能源出口、金融服务、通讯传媒,被称为七人集团。



▲七人集团

七人集团操纵媒体,左右选举。在他们看来,普京不过是叶利钦的影子。别列佐夫斯基就半开玩笑地说道:

“沃洛佳(普京小名)还是被我们送进莫斯科的呢”。

普京则称赞别列佐夫斯基:

“他有一个灵活的大脑,能为我们提供很好的建议”。

可当普京地位稳固后,他不再掩饰,而是警告寡头:

“赚钱可以,但要远离政治”。



▲普京与寡头阿布

寡头们不肯就范,别列佐夫斯基和古辛斯基更是利用手中的媒体、电台,对普京发起舆论战。

别列佐夫斯基公开指责道:

“普京的改革不会成功,他在毁灭俄罗斯”。

普京很快给出了“物理回应”,别列佐夫斯基和古辛斯基的公司被强行搜查,二人均被俄总检察院指控“侵占巨额国家资产”。



▲别列佐夫斯基

眼见大事不妙,别列佐夫斯基在2000年出售了大量产业,卷钱“润”到了英国。他的电视台、石油集团均被俄政府收购。

随着国际油价上涨,普京决定对寡头掌控的石油行业出手。2003年,普京又收拾了七人集团中与他唱反调的霍多尔科夫斯基。霍氏锒铛入狱,旗下石油企业被政府低价收购。

见普京“攻势凌厉”,余下的寡头选择“臣服”,普京彻底坐稳了克里姆林宫的位子。



▲霍氏入狱

除了打击寡头,普京还在其他层面展现了他的铁腕。

2004年9月1日上午,一群武装分子闯入俄罗斯南部城市别斯兰的一所学校,将刚参加完开学典礼的大部分学生、教师及家长绑为人质,并在体育馆等处安放了炸弹。

普京迅即召开特别会议,他明确指出:

“被绑架的人质超过1200名,且70%是儿童,……经查是车臣叛军实施了绑架。对于恐怖分子不能手软,原谅他们是上帝的事”。

俄军精锐的阿尔法特种部队出动,他们与恐怖分子对峙了56个小时。



▲情况紧急

9月3日下午1点,营救行动全面展开。经过2小时的交火,人质被救出,但365名人质因中枪、建筑物倒塌而死亡。

别斯兰危机结束后,普京加大了对车臣等恐怖分子的打击力度,策划别斯兰事件的巴萨耶夫等人相继被击毙,俄罗斯安全局势逐步好转。



▲巴萨耶夫

上台之初的普京信心满满,他向俄罗斯民众表示:

“俄罗斯的历史写满了起落兴衰,到我们从未远离世界舞台中心……请给我20年的时间,我还给人民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在2004年连任总统后,普京逐步建立了自己的政治班底。通过对寡头的打击,普京牢牢掌控了能源产业。随着油价飙升,俄罗斯经济进入发展快车道。



▲石油就是金钱

在这一过程中,普京的亲信中又先后诞出多位新寡头。与老寡头相比,他们无非是支持普京且不再干政。但在垄断经营这方面,与老寡头并无二致。

在2004年第一个任期结束时,俄罗斯GDP总量达到7500亿美元,短短4年普京就让俄罗斯经济增长了282%,是苏联解体时经济规模的1.5倍。2000至2008年,得益于国际油价上涨,俄罗斯年均经济增长超过7%。

普京知道俄罗斯的国力无法与苏联时期相比,他所希望的是成为世界的一极,同时继续推动俄罗斯融入西方。

普京希望在经济、政治上全方位融入西方,但这并不被西方认可。作为一个体量庞大的有核国家,俄罗斯融入西方将是一场地缘势力的重新洗牌。



▲俄美博弈

三、大帝的苦恼

2008年2月,普京一如既往的站在莫斯科郊外的别墅阳台上。这里没有克里姆林宫那般吵闹,能让普京静心理政。

普京脱下大衣走入室内,一份外交信函已摆在了案头。

普京读后轻笑一声,向桌对面的幕僚说道:

“算上2001年和2004年,这已经是北约第三次拒绝我们加入了……这也难怪,俄罗斯体量巨大,加入北约后会削弱美国的领导权,看来这一点美国和其他北约国家无法接受”。



▲北约不断扩大,但不接纳俄罗斯

除了普京提到的情况,苏联解体后美国仍需要一个位于欧洲的假想敌,借此让英法等国产生危机感。迫使他们更紧密地跟随美国的政策。

俄罗斯是最合适的假想敌国家,哪怕普京不断向美西方释放善意,换来的却是北约东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被不断压缩。

对于西方的经济组织欧盟,俄罗斯知道自身在经济上的差距,因而对欧盟采取了合作的态度。但对于白俄罗斯、乌克兰等前苏联加盟国,普京将其视为俄罗斯势力范围,不允许欧盟的进一步东扩。



▲欧盟也在扩大

2008年初,普京的第二个总统任期将满,叶利钦当年面临的问题摆到了普京面前。

相较于叶利钦下台时2%的支持率,普京的支持度维持在80%以上,他没有退出政坛,一场王车易位的大戏即将上演。

普京选定大学师弟梅德韦杰夫作为继任者。普京进入叶利钦政府时,梅氏就跟随在普京身后。梅氏先后担任普京总统办公室主任、副总理,几乎是当年普京仕途的翻版,足见普京对这位学弟的器重。



▲梅普组合

2007年,普京所在的统一俄罗斯党推选梅德韦杰夫为总统候选人,出战2008年大选。普京没有像叶利钦那样辞职,在表达支持梅德韦杰夫的同时,普京表示:

“如果梅德韦杰夫当选,我将留在新政府中”。

在普京的支持下,梅德韦杰夫以70.3%的得票率当选总统,他随即任命普京出任政府总理。



▲现身红场

相较于强硬的普京,梅德韦杰夫显得温文尔雅。梅氏任内,俄罗斯寻求与西方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与西方的关系逐步缓和。

不可否认,梅德韦杰夫时代的俄罗斯政治核心仍是普京,当2012年梅德韦杰夫任期将满的时候,他推荐普京作为党派候选人,参加2012年大选。

普京毫无悬念地拿下选举,再度入主克里姆林宫,梅德韦杰夫出任总理,王车易位戏码再度上演。



▲我又回来了

2009年,开启第三个任期的普京却接到了坏的消息。由于国际市场波动,油价从2008年的98美元/桶下跌到62美元/桶,俄罗斯经济增速随之放缓,甚至在2010年创下了-7.82%的历史低位。

俄罗斯的经济神话被戳破,国家组织伪装下的“加油站”原貌露了出来。

在政府会议上,普京简明扼要的指出:

“我们必须调整产业结构,为了多挣钱,我们把过多的资本投入到能源行业,半数的出口货物、46%的政府财政都来自能源行业,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虽然如是说,但此后几年的俄罗斯情况却并没有改善。石油、天然气企业仍获得俄罗斯政府的重点关注,产业畸形化加剧。



▲能源占出口的半壁江山

焦头烂额之际,普京后院又起了火。与他相伴30年的妻子柳德米拉,因为丈夫忙于政务,自己作为第一夫人也是公务缠身。厌烦于此的柳德米拉选择离婚,权力顶端的普京真的变成了孤家寡人。



▲普京夫妇

与此同时,普京还要应对西方势力扩张带给俄罗斯的地缘挑战,最突出的就是乌克兰问题。

俄乌两国历史关系密切,乌东部南部生活着数百万俄族,占乌总人口的近20%。

苏联解体后,背靠欧洲的乌克兰更希望融入富裕的西方,自2004年后,亲西方与亲俄的总统轮番上台,乌克兰政局动荡。



▲未能整合的国家

2014年,亲俄的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为了防止乌克兰彻底倒向西方,普京出兵占领了乌南部的战略要地克里米亚、支持乌东部俄族武装与乌政府军对抗。

普京的暴走举动进一步恶化了与西方的关系,乌克兰不可避免的倒向西方,在油价暴跌的背景下,西方加紧制裁俄罗斯,限制其能源出口,俄罗斯的人均GDP从2014年起连续3年下跌。

经济畸形、产业单一,制裁之下的俄罗斯现出了原形。



▲吞并克里米亚

四、潮起潮落

在油价居于高位的那些年,普京一直强调要优化俄罗斯的经济结构,实际举措却乏善可陈。

待到油价下跌、西方发动制裁,为了缓解经济压力,普京只得加大对能源部门的投入,以期获得快钱。

高附加值产业的回报周期长,无法短时间内解决俄罗斯的经济困局,因而得不到俄罗斯政府的优先关注。俄罗斯大量高素质人才流向西方,俄罗斯高科技产业更是难有建树。



▲苏57,军工是少有的拳头型高技术行业

恶性循环中,普京口中的“优化产业结构”彻底变成了伪命题。

经济低迷、失业率飙升,困境下的俄罗斯人回溯普京的“铁腕之道”,他们似乎发现了强大背后的真相。



▲个人形象不代表国家实力

普京打击旧寡头、却扶植了新寡头。无节制地经济自由化踩下刹车,可普京的再国有化却催生出一大堆不具竞争力的企业。

就连俄罗斯的龙头行业——能源部门,由于缺乏市场竞争,其员工个人生产值只有壳牌、皇家美孚等西方大型能源企业的10%-15%,遑论得不到政府投资的其他国有企业。

2012至2019年间,俄罗斯的高技术产业产值占俄罗斯的经济比重从12.1%下降到11.3%,国家对教育的支出也从8.1%下降到7.8%,人才不断流失,曾经傲视全球的军工产业也缺乏投入,新型战机产量低下、大型水面舰艇的建造能力丧失殆尽。



▲俄海军以小吨位护卫舰为主

独步天下的苏联工业体系早已凋敝,如今的俄罗斯丧失了完整的工业体系,现有工业门类大都面临萎缩。

新寡头垄断行业、国企效率低下、能源部门一家独大,这并不是俄罗斯问题的全部,在这样的经济基础上,还滋生出严重的腐败问题。

俄罗斯的困局普京看在眼里,虽然俄罗斯仍是国际舞台的重要一员,但他无力扭转俄罗斯国力的衰退。

2022年2月,普京突然签署法令,承认乌东部的两个割据政权。随即,普京下令对乌克兰展开“特别军事行动”。

战争之初,俄军在乌境内狂飙突进。在短暂懵圈后,乌克兰在美西方国家的援助下加强抵抗力度。由于缺乏足够的现代化装备,俄军只得采取大兵团的机械化作战。但10余万的兵力分布在各个战线上就显得捉襟见肘。



▲俄军进展不顺

俄军先后放弃了对基辅、哈尔科夫等地的围困。经过半年多的作战,俄军的精确制导武器被不断消耗,空天军出动频次不断降低,炮兵部队的炮击次数也在减少。纵贯乌克兰南北的两条战线,俄军都在收缩。几经军改的俄军在乌克兰战场的表现着实有些“拉跨”。

执掌俄罗斯22年,普京已成为俄罗斯的化身。他平车臣、战寡头,在融入西方的愿景破灭后,与美国牵头的西方社会互相斗法。

外交上普京一贯展现出硬汉形象,苏联的大国余晖、俄罗斯的广袤疆土,这些意象符号被投射到普京身上,使其领导下的俄罗斯仍像是一只强壮的北极熊。



▲博弈不止

当下的俄罗斯GDP规模已跌出全球前十,经济体量甚至弱于韩国。用放大镜去观察俄罗斯,强大的幻象下,是外强中干的内核。旧寡头亡新寡头兴、产业结构失调、工业体系萎缩、官僚腐败。

缺乏工业体系和高新技术支撑的俄罗斯,只能通过能源断供,给自己的外交威胁增加力度。

俄乌战争是西方为普京布下的“放血陷阱”,战事继续、制裁收紧,力不从心的俄罗斯缺乏足够的力量对乌克兰一击必胜,西方社会的孤立加剧了俄罗斯的困境。

普京治下的俄罗斯,距离再度强大还有好多个“20年”要走。



▲普京已年届70
网编:和评

鲜花(2)

鸡蛋(1)
60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