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40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美国制造业衰落是中国的错?失业工人并不这么看(图)

新闻来源: 凤凰大参考 于2022-09-29 17:37:4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编者按:9月15日,纽约客刊发特稿《中国,和美国制造业逝去的辉煌传说》。文章深度反思了美国制造业的衰落,认为美国的经济民族主义在俄亥俄州(铁锈带)表现得淋漓尽致。美国政客将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归咎于中国,然而,很多失业工人认为,把中国作为替罪羊而不是让美国企业承担责任的言论是“危险和不可接受的”。俄亥俄州一位工人表示,她并不怨恨中国,“中国工人可能也只是在努力谋生。”造成美国大批制造业工人失业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美国两党将中国塑造成经济和意识形态上的敌人,究竟是否有助于失业问题的解决?在美国制造业荣光不再、产业工人普遍失望的当下,《凤凰大参考》节选编译文章,以供诸君思考。

作者 | E.塔米·金(E.TammyKim)韩裔美国作家,《纽约客》特约撰稿人,报道领域包括劳工和工作场所、艺术和文化、韩国等

来源丨THE NEW YORKER

原标题 | CHINA AND THE LORE OF AMERICAN MANUFACTURING



美国几十年来的政策错误使其未来的生产线被迫转向中国


在俄亥俄州的参议院竞选中,两位候选人都在大放反亚裔言论,而忽略了让企业承担责任。

通用照明有限公司(G.E. Lighting)发出了裁员通知:自 2022 年 9 月 30 日左右起,在比塞勒斯市和洛根县以南的这两家工厂将永久倒闭,职位将永久取消,209 人由此失业。尽管当地工会已尽最大努力,家用灯泡的生产线仍将转移到中国。两年前收购通用照明的马萨诸塞州公司 Savant Systems 将这样的结果归咎于销售额下降。俄亥俄州资深参议员谢罗德·布朗 (Sherrod Brown) 以其为工人阶级发声、关注群众切身利益的民主党政治风格而闻名,他称“几十年来错误的税收和贸易政策”将“未来的产品拱手让给了中国”。





将制造业带回锈带区的承诺,

变成了与中国的对赌


裁员通知发出一周后,我在比塞勒斯工厂的停车场与六名工会的领导人见面。比塞勒斯很小,只有1.1万人口,这里举办的德国腊肠节是从曾经挤满该市铸造厂的德国移民那里继承下来的。帕特里夏·霍斯利(Patricia Horsley)刚下完夜班,她的工作是为荧光灯管涂白色涂层。她说: “本周是工厂建厂八十周年纪念日。”她说这句话时带有几分苦涩。该工厂已经渐渐丢掉了生产 A19 LED 灯泡的合同,沃尔玛曾采购这种灯泡,以此支持“美国制造”商品。现在,这些灯泡的生产线也转移到了中国,从而导致 81 名员工失业。与霍斯利担任相同职位的梅丽莎·马丁(Melissa Martin)告诉我:“我认为这是大多数制造业岗位的去向。如果它们能留在美国,我可能会感觉会好些。”



俄亥俄州近年的工业发展进程在很大程度上偏了轨。各类工厂不仅流到了中国,还流到了的美国南部的“工作权利州“ (编者注:美国有22个州被称作“工作权利州”(Right to Workstates),原因是这些州分别通过了所谓“工作权利法案”。这类法案规定,加入工会不能作为雇用的先决条件,这是非常有利于雇主压低工资和福利的法律,意味着雇主可以优先选择没有加入工会的工人,不需要担心工人代表工会与其谈判劳动报酬等工人待遇问题) 。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仍然不得民心。各级政府官员都拼命去保住制造业岗位,主要做法还是向企业提供补贴。造成的一种结果就是业务向海外流失,譬如几年前,中国玻璃制造商福耀接管了位于俄亥俄州Moraine地区的通用汽车工厂的一处旧址。台湾电子巨头台积电和富士康,韩国的 SK 海力士半导体公司和三星,都利用了美国由纳税人买单的制造业激励政策,在德克萨斯州以及中西部和西南地区建立据点。

尽管目前从事医疗保健、教育和零售业工作的俄亥俄州人是制造业的两倍,但工厂劳动力仍然是锈带区(传统工业衰退的地区)的香饽饽。自19世纪90年代以来,似乎每一位政治家都承诺将制造业带回该地区,或者至少停止衰退,再现一段辉煌时期。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承诺变了味,成了与中国的对赌。奥巴马总统试图推出一份明确将中国排除在外的跨太平洋贸易协定。特朗普总统把抨击中国变成一项运动,他征收关税,抹黑华裔美国科学家,借新冠病毒污名化中国。(还记得他将新冠病毒称为“功夫流感”吗?)拜登总统在今年8月初签署了规模达 2800 亿美元的《芯片和科学法案》(The CHIPS and Science Act),旨在重振美国高科技制造业,从而与中国抗衡。



▎ 今年5月,美国总统拜登在考察美国俄亥俄州汉密尔顿当地企业时,就启动旨在推动美国3D打印及制造业发展的“ AM Forward计划”和《两党创新法案》发表公开讲话。拜登在讲话中指出,新冠疫情大流行以及俄乌冲突加剧了供应链危机。过于依赖海外供应致使美国经济无法对抗通胀问题,而3D打印技术的发展则为美国制造提供了扭转局面的可能性

美国的经济民族主义在俄亥俄州体现得淋漓尽致。几个月前,正在竞选美国参议院的民主党国会议员蒂姆·瑞安(Tim Ryan)在中期竞选中发布了一则广告,将失业和俄亥俄州工人阶级的普遍遭遇甩锅中国。瑞安在许多竞选活动中都在重复这一论调。他试图阻止比塞勒斯的灯泡工厂关闭,但没有成功。不过他成功说服了英特尔在哥伦布市郊外建起一座价值 200 亿美元的先进半导体工厂,并赞成根据“芯片法案”让英特尔获得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瑞恩在参议院竞选中的共和党对手J·D·万斯(J. D. Vance)同样批评中国并支持英特尔。预计俄亥俄州正产生成千上万的高科技制造业工作岗位,但相比该州560 万工人的体量,不过是九牛一毛。



▎在俄亥俄州参议员竞选中,民主党人蒂姆·瑞安发布了一则竞选广告,将该州的失业和中产阶级的衰落甩锅中国。图源:Getty

将中国塑造成经济和意识形态上的敌人,是两党罕见的共识。 但美国一边在痛斥中国和其他东亚国家支持私营企业和违反劳工标准,一边却在推行类似的战略。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急于增强国内供应链能力,此时往往高估了工厂岗位的质量及雇主的善意,而忽视了经济的其他部分。他们的言辞带有恐华色彩,可能会因此疏远某些选民,或者造成更坏的后果。俄亥俄州的亚裔美国人谴责了瑞安的涉华广告,指出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他们遭受了一波骚扰和攻击行为。瑞安告诉我:“当然,我不支持任何暴力。但我们也必须讨论中国试图做的事情……我们需要亚裔美国人的帮助和参与,以确保中国不会取代美国。”



▎共和党人J·D·万斯和他竞选俄亥俄州参议院空缺席位的民主党对手一样,认为美国制造商输给了中国,这并不公平。图源: Getty



比起承担责任,美国企业更偏向甩锅给亚洲


有一晚,瑞安来到俄亥俄州的中南部小城兰开斯特的市政厅,与还没拿定主意的选民见面(他还迟到了)。共有四十来个人到场,绝大多数都是美国退休人员协会的成员。瑞安在开场演讲中强调就业和经济发展,并恳请各党派团结一致,而这种团结因为中国而得以实现。他说:“我希望这场竞选能让我们认识到,最乐于看到我们相争的是中国。”

活动结束后,他遭到俄亥俄州亚裔美国人团体的抨击,他们称他对中国的言论是“危险和不可接受的”,指责他甩锅给亚洲国家和亚洲人民,而没有让企业承担责任。 我问他对此事的回应,是否担心他的言论会激起公众对亚裔移民的情绪。 他回答: “我当然希望不会。 如果你是美国人,来到这里,你就是团队的一份子,团队里也有很多成员是亚裔美国人。 ”



几天后,我拜访了代顿(俄亥俄州西南部城市)的Noppadol和Kanokwan Mangmeesub夫妇,他们都是从泰国移民过来的。去年1月,有人在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附近的越南和泰国餐厅Xuân的外墙上喷上了“去你妈的中国病毒”。几周后,有人放火烧了屋顶,但没有人因此被捕。诺帕多夫妇告诉我,自疫情开始以来,他们并没有太关注中国、韩国、泰国和菲律宾裔美国人被殴打甚至杀害的报道。诺帕多曾心想:不敢相信我自己是受害者。亚洲人这么多,为什么这种事偏偏会发生在我身上?

纵火案发生后,这对夫妇关闭了他们的餐厅,去寻找新址。最终,他们在代顿市中心的第二街市场开了一家泰式小酒馆。我去吃午餐时,看到酒馆里生意还不错。Kanokwan告诉我他们现在更忙了。Noppadol在准备鸡汤的间隙坐下来聊了一会儿。他们已经基本上从去年的事件中恢复过来,并打算再开一家餐厅。Noppadol不想把破坏和纵火与特朗普联系在一起,“但这件事因他而起,”他说。

J. D. 万斯也会定期发表抨击中国的长篇大论,但相比于特朗普,他的论调跟瑞安的更像。凡斯在赢得共和党初选后问道:“我们是要把就业机会转移到中国,还是说为了美国工人和美国人民,把就业机会留在美国?”而瑞安在最近的竞选广告中说:“我们什么时候才有勇气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有勇气去挑战中国,有勇气去做正确的事,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在美国茁壮成长?”



即使岗位增加,地下岗工人也难以谋生


俄亥俄州有许多中小型工厂,累计雇用了数万名工人。但是,只有像英特尔在新奥尔巴尼的芯片工厂这样的大型项目,才能吸引政客们的持续兴趣,并吸引相应的税收减免和其他公共补贴。我穿上荧光背心,戴上安全帽,和英特尔副总裁吉姆•埃弗斯(Jim Evers)一起去了公司的施工现场。时值8月,一队黄色的推土机正在铲平绵延至天边的玉米和大豆田。一个月后,拜登在工厂奠基仪式上站在同一个地方,宣布“工业中西部回来了”。

埃弗斯告诉我,这将是美国40年来从零开始建造的第一家晶圆厂,即半导体制造工厂,将于2025年开业,与亚利桑那州(可能还有德国)的其他晶圆厂几乎同时开业。 他说,英特尔的扩张对于“平衡供应链”和将半导体从东亚“带回美国”至关重要。 在90年代,美国芯片占据近40%的全球市场,如今这一比例降到12%。 然而,单纯靠美国国内供应链是不可能的。 英特尔需要从日本采购关键的芯片制造材料光阻剂,从荷兰采购价值数亿美元的光刻机,在中国、马来西亚、越南和哥斯达黎加组装、测试和包装它的成品微芯片。



英特尔和俄亥俄州政府表示,该项目将创造7000个建筑岗位和3000个制造技术人员和工程师的正式职位。据报道,员工的平均年薪将达到13.5万美元,包含工资和股票期权。不过,在英特尔位于亚利桑那州和俄勒冈州的工厂,初级技术人员的起薪仅为6万美元,每天工作12个小时(英特尔不愿证实具体薪酬或福利待遇)。考虑到工厂的位置和一些技能要求高的岗位,英特尔可能会从俄亥俄州立大学(Ohio State University)招募毕业生。

俄亥俄州共拨款20多亿美元给英特尔和富裕的新奥尔巴尼郊区,作为对“芯片法案”批准的数十亿美元联邦补贴的补充。蒂姆·瑞安和谢罗德·布朗称赞该项目创造了“很好的工会岗位”,但我在现场看到的挖掘工人并不属于建筑工会,而且英特尔也不同意在工厂未来的组织运动中保持中立。在我们参观工地的过程中,埃弗斯只提到公司将遵守人权原则,并重视雇用俄亥俄州人、妇女、退伍军人和非裔美国人。

在拜登签署“芯片法案”之前,无党派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认为,任何根据该法案获得补贴的公司都应该同意将所有工作岗位留在美国,投资运营,而不是为了股东的利益回购股票,并尊重员工成立工会和集体谈判的权利。 英特尔发言人丽莎·马洛伊(Lisa Malloy)表示,该公司计划在未来三年在国内半导体制造领域投入400多亿美元,并称公司与建筑工会有过合作的历史。



▎美国参议院于当地时间7月27日批准了一项2800亿美元的法案,旨在促进美国科学研究和芯片(半导体)行业,以提振美国实力


在英特尔承诺给俄亥俄州提供的工作岗位中,有多少是可能会由从通用电气在比塞勒斯和洛根的照明工厂等地下岗的工人填补?一份制造灯泡的工作,并不会让工人具备检查微观芯片的技能。再培训需要时间、财力和心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为了新的职业而背井离乡。比塞勒斯的灯泡工人在收到最后的解雇通知之前,设法通过工会协商出了一笔还过得去的遣散费:工龄每满一年对应两周的工资补偿,外加六个月的医疗保险补偿。但我在8月份遇到的工人至今都还没有找到新工作。巴布•巴索尔(Barb Basore)的大家庭自1941年以来为通用电气工作奉献了多少年的青春,但他本人对进入制造业感到悲观。



▎ 蓬勃发展的美国经济在俄亥俄州东北部创造了新的制造业就业机会,但这些新的工作机会所付的工资大约只有从前工会会员工资的一半。2017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曾承诺工厂工作“都会回来”。而部分美国下岗工人表示,这不过是空洞的承诺

霍斯利(Horsley)是上夜班的涂布工,她告诉我,她正在考虑回到学校学美发,这是一个基本不受全球化影响的职业。她是一名共和党人,但打算在参议院竞选中投票给瑞安,因为他努力拯救过他们的灯泡工厂。我问她对于被中国抢走工作有何感想。她并不怨恨中国工人,她说:“他们可能也不过是想谋生。”她补充说,她和家人都没有权利评判中国人。起码她个人不能这么做,因为她丈夫在俄亥俄州中部的一家注塑机制造厂工作。虽说该公司的北美分部总部设在该州,但其公司总部却远在中国广东省。
网编:睿文

鲜花(6)

鸡蛋(1)
40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投资理财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