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4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最高法院推翻最高法院,这是罕见的,也将逆转美国(图)

新闻来源: 纽约华人资讯网/中新网 于2022-06-25 22:36:3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2022年6月24日星期五,华盛顿特区最高法院外,在最高法院决定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后,堕胎权利活动者抱头痛哭(上),反堕胎活动者则在庆祝(下)。  


周五(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近50年前在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中确立的堕胎基本权利。这一惊人的逆转可能会改变美国的政治格局,导致大约一半的州禁止堕胎,居住在这些州的大约3600万育龄妇女可能很快就会失去在当地堕胎的机会。

保守州的堕胎诊所正准备关闭,而更自由地区的诊所和药物堕胎提供者正在为需求激增做准备。为孕妇服务的团体正在努力解决如何在有限的预算下提供更多援助。堕胎权利组织称,堕胎手术对女性的平等和独立至关重要。 

这一决定在几年前还是不可想象的,而且几十年来的民意调查持续显示,大多数美国人支持保留罗伊案件判决。但前总统川普任命的三名大法官加强了最高法院右翼的信心,使这一决定成为可能。  

“罗伊案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它的推理异常薄弱,这一决定造成了破坏性的后果。罗伊和凯西(这份1992年的判决重申了堕胎的权利)案非但没有在全美范围内解决堕胎问题,反而激起了辩论,加深了分歧,现在是时候遵从宪法,把堕胎问题交给人民选举的代表了,”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写道。 
 
投票结果是以6比3支持密西西比法律,该法律规定除了医疗紧急情况或胎儿畸形的少数例外外,妊娠期进入15周后一概禁止堕胎。支持者包括首席大法官小约翰·罗伯茨(John G. Roberts Jr.)、阿利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尼尔·戈萨奇(Neil M. Gorsuch)、布雷特·卡瓦诺(Brett M. Kavanaugh)、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后面这三名保守派大法官是川普任命的,而托马斯在30年前第一次投票时就支持否决罗伊案。 
 
而在是否推翻罗伊的更广泛的问题上,投票结果为5比4。首席大法官罗伯茨与另外三名自由派大法官支持保留罗伊和凯西案,他写道,要支持密西西比法律,没有必要推翻广泛的先例。 
 
虽然这个结果立刻引发了最高法院门前的示威抗议,但并不算意外。一个多月前阿利托的意见草案意外地被泄露,该草案表明最高法院的保守多数派已经准备推翻罗伊案。 



最高法院门口的双方抗议者。 

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G. Breyer)、索尼娅·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和埃琳娜·卡根(Elena Kagan)持不同意见。他们写道:“怀着对最高法院的悲伤,但更多的是对今天失去了基本宪法保护的千百万美国妇女的悲伤,我们持不同意见。”他们警告说,现在的堕胎反对者可以在全美范围内推行禁令,“从怀孕的那一刻起就可能被禁止堕胎,连强奸和乱伦(受害者)都不例外。”多数派法官“取消了一项有50年历史的宪法权利,该权利保障妇女的自由和平等地位。” 
 
更令人忧虑的是,罗伊案被推翻后,可能还有一系列先例被推翻,托马斯是最高法院最愿意抛弃先前裁决的成员,他写了一份单独的意见书,在意见书中,他明确呼吁同事们推翻高级法院保护同性婚姻、同性性行为和合法夫妻使用避孕药具的裁决。 
 
罕见先例
 


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  
 

这一裁决是现代历史上影响最深远的裁决之一,也是最高法院推翻自己、取消其此前创造的一项宪法权利的罕见案例。自由派法官们写道:“最高法院今天改变做法,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最高法院的构成发生了变化。” 
 
1973年,由尼克松任命的大法官哈里·布莱克门(Harry Blackmun)撰写的最高法院罗伊案件判决,反映了一种法律思路,那就是宪法禁止政治上的多数人将他们的道德判断强加于个人的亲密选择。最高法院将堕胎权建立在第14修正案的基础上,该修正案保证各州在没有正当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不能剥夺个人的生命和自由。这项裁决建立在宪法承认的隐私权基础上,当时法院取消了各州对避孕用品的限制。 
 
这一裁决没有立即引发强烈抗议,但到了里根时代,它已经成为保守派的集结点,他们认为高等法院不恰当地创造了宪法中没有规定的权利。自那以后,堕胎问题以及参议院对新法官的确认过程一直困扰着最高法院。 
 
密西西比州的法律《妊娠年龄法案》于2018年通过,最初的设计目的是对堕胎进行更渐进的打击。当时,对罗伊案的全面法律攻击没有成功的现实机会,因为特立独行的保守派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与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RBG)和其他三名自由派法官站在一起,形成了稳固的多数,以保持堕胎权。 
 
但是到了2018年晚些时候,肯尼迪大法官退休,2020年9月初,最高法院准备考虑该州的上诉,计划在9月29日的法官私人会议上审议此案。但就在那几周内,金斯伯格去世了,巴雷特很快被川普提名,并在没有得到一张民主党人投票的情况下得到确认。 
 
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多数派增至六名,使得它比美国几十年来看到的都要更加保守。这让反对堕胎的人看到了希望,他们认为激进的州新措施可能会得到高等法院的支持,并导致包括密西西比州在内的一些人呼吁法院驳回罗伊案的判决。虽然又过了半年,法庭才同意审理此案,但舞台已经准备就绪。 
 
密西西比州在今年夏天向法院提交了其主要的书面论据,其论据的要点已经改变,改为要求全面推翻罗伊和凯西案。 
 
改变政治格局 

 
虽然最高法院处理的案件涉及15周的禁令,但罗伊案被否决,意味着规范或禁止堕胎的权利现在将由州立法机构决定,等于是回到了1973年罗伊案判决之前。 
 
三位仅存的自由派大法官说,这个决定对女性来说是毁灭性的。 
 
“它说,从受精的那一刻起,女性就没有发言权,”他们在一份共同的异议书中写道。“一个国家可以强迫她将胎儿娩出,即使是付出最惨重的个人和家庭代价。” 



此前,支持堕胎权的抗议者们在最高法院门口。 

他们补充说:“昨天,美国宪法保证,遭遇意外怀孕的女性可以(在合理范围内)自主决定是否要生孩子,并自行面对这种行为所带来的所有改变人生的后果。今天,这种局面不复存在。这个法院认为,从今天起,国家总是可以强迫妇女生育,甚至禁止最早期的堕胎。” 
 
预料到这一裁决,许多保守倾向的州准备进一步收紧堕胎权,而一些自由主义的州已经根据州法律建立了宽松的堕胎制度。这个决定可能会成为今年选举的一个主要议题,因为州和联邦议员都希望在罗伊案后的世界中定位自己。 
 
罗伯茨同意支持密西西比法律,但他批评了他的保守派同事的仓促行事,并担心法院的可信度。 
 
“当然,我们应该在这里严格遵守司法克制的原则,法院选择的更广泛的道路意味着否定一项宪法权利,”他写道。“最高法院的意见是深思熟虑和彻底的,但这些优点无法弥补这样一个事实,即它戏剧性的、影响深远的裁决对我们面前的案件的裁决是不必要的。” 
 
而在另一头,托马斯会走得更远。在一份没有其他法官加入的同意意见中,他认为推翻罗伊案的逻辑也能用于推翻涉及人们生活中一些最私密方面的法律。他表示,在未来的案件中,“我们应该重新考虑最高法院所有实质性的正当程序先例,包括格里斯沃尔德、劳伦斯和奥贝格费尔。”这三个先例涉及节育、同性恋行为和同性婚姻,都是美国最高法院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先例。 
 
具体来说,格里斯沃尔德案指的是宪法保护节育权,该案在1965年裁决,裁定美国宪法保护已婚夫妇有在不受政府限制的情况下购买和使用避孕用品的自由。 
 
劳伦斯案指的是成人之间自愿的同性恋行为不违法。在2003年的裁决中,法院重申了“隐私权”的概念和美国不干涉成年人之间私人性决定的传统,裁定对成人间的自愿同性恋行为实施刑事处罚属于违宪。 
 
奥贝格费尔案在2015年裁定,美国最高法院在该案件中裁定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正当程序条款和平等保护条款都保障了同性伴侣的基本结婚权利。裁决要求所有50个州、哥伦比亚特区和岛屿地区以与异性伴侣婚姻相同的条款和条件执行和承认同性伴侣的婚姻,并承担所有相关的权利和责任。在该先例之前,同性婚姻已经在 36 个州、哥伦比亚特区和关岛通过法律、法院裁决或选民倡议确立。 
 
几位推翻罗伊案的保守派法官都属于原旨主义者,认为从宪法中无法推断中堕胎权,而托马斯更近了一步,认为宪法中当然也没有谈到节育或同性恋权益。最高法院的少数派法官观察到了这一点,他们指出:“如果是这样的话,所有没有可追溯到19世纪中期的历史的权利都是不安全的。” 
 
堕胎诊所已经停业 
 
在周五的裁决后,西弗吉尼亚州唯一一家提供堕胎服务的诊所立刻停止运营。密西西比州唯一的堕胎诊所,也就是这个案件的中心,周五继续为病人看病。外面,人们用扩音器告诉诊所里的人,他们会下地狱。身穿彩色背心的诊所护卫队用大型音响向抗议者播放汤姆·佩蒂(Tom Petty)的《我不会退缩》(I Won 't Back Down)。 
 
拜登总统定于周五晚些时候就这一决定发表讲话。美国司法部长加兰德(Merrick Garland)称这是“对美国生育自由的毁灭性打击”,他在一份声明中说,除了保护提供堕胎服务的人以及那些在堕胎合法的州寻求堕胎的人,“我们随时准备与联邦政府的其他部门合作,寻求利用他们的合法权力来保护和保留获得生殖保健的机会。” 
 
加兰德特别指出,联邦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已经批准米非司酮用于药物流产。 
 
古特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超过90%的堕胎发生在怀孕的前13周,目前超过一半的堕胎是通过药物而不是手术完成的。古特马赫研究所是一家支持堕胎权利的研究机构。 
 
民意调查发现,大多数美国人反对推翻罗伊案的判决。美联社NORC公共事务研究中心和其他机构进行的民意调查持续显示,约十分之一的美国人希望在所有情况下堕胎都是非法的。大多数人支持在所有或大多数情况下堕胎合法,但民调显示,许多人也支持限制堕胎,尤其是在怀孕后期。 

美国历史上这一令人震惊的时刻 将重塑政治格局

当地时间24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确立堕胎权的判例“罗诉韦德案”,这意味着女性堕胎权将不再受美国宪法保护。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就此评论称,这在法律、政治和社会层面上来说,都如同一个“晴天霹雳”,也真正值得用“历史性”这个被过度使用的词汇来形容,因为它将以多种方式重塑美国,很多方式甚至是未知的……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确立堕胎权的判例“罗诉韦德案”后,美国民众举行抗议活动。

斗争:民主党人快被“气疯了”

重塑美国的这一天,酝酿了几十年。

尽管最高法院这一裁决违背了占多数的公众舆论,但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从基层社会和宗教活动人士,到右翼法律机构的创始领导人,再到历任共和党总统,保守派人士在各个政治层面上进行了一代代探索,才取得了今天这一“成功”。

然而,这一裁决给民主党人士造成了巨大打击。

现任民主党籍总统拜登怒斥最高法院犯下“悲剧性的错误”,让美国倒退150年,并呼吁国会行动起来,保护女性的堕胎权。

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沃伦表示,自己“快被气疯了”,她扬言民主党将在中期选举时选出更多相信民主的人,以通过“罗诉韦德案”,使之再次成为美国法律。

然而,CNN分析认为,即将到来的这场斗争的漫长性意味着,不太可能是“拜登和沃伦这样的老人赢得这场斗争”。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发表讲话。

此外,鉴于民主党目前处于政治困境中,立即进行政治反击的可能性比较小。“如果自由派人士想要凝聚起来,掀起一场恢复堕胎权的运动,他们需要有如保守派人士般几十年如一日的奉献精神。”

而且,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堕胎是一个非常私人的问题,它涉及到生命何时开始的选择,以及个人对自己的身体做出决定的权利。

当涉及到政府是否以及如何决定这些道德和法律问题,以及宪法允许什么问题时,它就变成了一个敏感和分裂的政治问题。因此,正如自由主义者现在可能刚刚被激怒一样,反堕胎运动也不会停止。

对抗:“一个社会动荡的时代即将到来”

分析称,保守派在24日获得的胜利是“如此彻底”,民主党人将很难逆转。不仅因为裁决的直接法律后果,而且因为它将产生一连串影响,其中一些甚至与堕胎无关。

“反堕胎人士不仅在庆祝美国将来的数百万次怀孕,而且为将改变美国民众生活的国家政策的深刻转变而欢欣。”

但与此同时,数以千万计的美国女性在24日晚上就寝时拥有的宪法权利比她们醒来时少了一项,这也是美国最高法院首次剥夺了先前庄严规定的宪法权利。

随着一些州启动“堕胎禁令”,美国人拥有哪些权利,将取决于他们在哪里生活或在哪里怀孕。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旧金山民众聚集在市政厅前,抗议美联邦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如果有一项宪法权利可以被剥夺,那么其他宪法权利也会变得岌岌可危。尽管最高法院的一些保守派人士曾作出承诺,但同性婚姻、避孕甚至人工授精等方面的权利也变得“脆弱”。

分析还认为,本案中占最高法院多数的保守派对宪法的“赤裸裸的解读”,以及本周其他在枪支和宗教问题上对宪法的解读,预示着一个社会动荡的时代即将到来。

这增强了最高法院新的保守派在美国人生活中的影响力——一种敢于做出影响深远的改变的影响力。因为这场动荡的“始作俑者”是一群虔诚的保守派,所以肯定会引发与更世俗、更多元化的社会阶层的对抗,美国的恶性意识形态分歧也会加深。

此外,报道还提到,位于美国的大企业即将卷入“女性员工权利之争”。各州关于堕胎权的立法可能会影响企业的选址,并使企业不得不考虑如何应对新的医疗保健难题。

变局:2024年大选更扑朔迷离

在压倒性的反对声中,共和党籍的前总统特朗普却对美最高法这一裁决表示赞赏,并将这一结果归功于他自己。

特朗普称,“今天的胜利”是因为他在任期内将三位保守派大法官送入了最高法院。他还说,“能这样做是我的荣幸!”



资料图:美国前总统特朗普。


特朗普和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将三位相对年轻些的大法官送入最高法院的行为,将在他们离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改变美国的面貌。

参议院的性质允许共和党人拥有相当大的权力,这将使民主党人很难将多数意见转化为法律,例如再次推动“罗诉韦德案”成为法律。

对两党而言,在短期内,推翻确立堕胎权判例“罗诉韦德案”的裁决还可能会影响到11月的中期选举。但由于选民被高通胀和高油价连续打击,比起堕胎权,他们可能更倾向于关注紧迫的经济问题。

此外,CNN分析称,这一裁决会为2024年大选增加更多的压力,因为民主党将面临共和党垄断权力的可能性。
网编:睿文

鲜花(1)

鸡蛋(3)
4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